吴建成政府不看重 华教界迷失幼教变填鸭教育

作者: 阅读:960 发布:2020-06-25
吴建成政府不看重 华教界迷失幼教变填鸭教育 琼台师范学院访问团到中华幼儿园进行考察。

吉兰丹中华独立中学校长吴建成说,幼儿教育是根本及重要的教育,惟我国政府却不看重,加上华教界又抓错方向,让教育制度变成填鸭式的教育。

他说,大马的华校幼儿园是采取上课日,很规矩地让孩子学习,这与西方社会不同。实际上,幼儿阶段是不能教他们写字的,不过这样一来,也许就没有家长愿意将孩子送来幼儿园学习。


吴建成今日在哥打峇鲁中华华小与中国海南省海口市琼台师范学院访问团交流时,发表上述谈话。

他表示,在大马,基于幼儿园的教育要配合一年级的教程,所以都教导孩子写字,因为一年级要求学生必须懂得写字,其实这是违反自然的。

可到琼台师范考察

有鉴于此,他认为,他们有必要去认真探讨何谓幼儿教育。他同时认为,华校幼儿园可组织到琼台师范考察,进一步理解与认识幼儿教育。

他说,在政府教育体系里,并没有将幼儿教育归纳在内,这点,幼儿园是相对独立的。因此,可安排让幼儿园的老师到中国琼台师范学院考察。


在场者包括海南岛琼台师范学院副院长万力维、数理系主任符方健、中文系老师单百灵、美术系老师陈冠郁、外事办干事李荣、哥打峇鲁中华华小家教协会主席叶光威、副主席赖德城、理事柯资融、中华幼儿园事务主任吕瑞麟、副主任熊志崴、哥打峇鲁中华华小校长陈淑玲、吉兰丹中华独立中学副校长杨淑华及吴志鸿等人。

吴建成政府不看重 华教界迷失幼教变填鸭教育 黄博谆(左五)赠送纪念品予万力维(右四),左起熊志崴、吕瑞麟、吴建成、刘锦治;右起柯资融、赖德城、陈淑玲。

黄博谆:培训师资一大问题

吉兰丹华校董教联合会会长黄博谆说,该会可安排丹州各华小幼儿园的老师到中国琼台师范学院学习,让他们对幼儿教育有更深一层的认识。

他说,这几年来,在华校幼儿园的发展方面,培训教师是一项大问题。师资如果培训不来,如何去带动幼儿在华文教育方面的学习。

他表示,尽管政府有开办幼儿学前教育班,不过只限制每所华校一或二班,而一班的学生限制25人。

中华幼儿州内最多

黄博谆也是吉兰丹哥打峇鲁中华学校董事长,他说,以中华幼儿园为例,每年学生超过200人,意味着需要开设至少8班,这样一来,师资及课室方面,都面对很大问题。

有鉴于此,他说,该校无法接受政府推动的学前教育班,唯有延续几十年来,由董事会开办学前教育班。而中华幼儿的学生人数,目前也是州内最多的,今年该校幼儿园就有234名学生。

他表示,友族学生人数也有逐年上涨的现象,这显示非华裔家长都希望让子女在华校念书,让华校更多元化,不只局限于华裔学生。

他感谢琼台师范学院访问团到来丹州各华小参观,并希望将来有适合的管道,让大家互相交换老师,尤其让丹州华校幼儿园的老师接受短期的培训。

刘锦治:中华幼儿园设6电脑教室

中华幼儿园园长刘锦治介绍中华幼儿园概况。她说,该幼儿园目前共有6间备有电脑设备的课室、2间备有电脑设备的活动室、1间储藏室、1间备有电脑设备的老师办公室及1间体育室。

她表示,在234名学生当中,199名学生是华裔,23名是巫裔,1名印裔,9名泰裔及1名其他。

琼台师范学院培训学前教师为要务

琼台师范学院前身乃创办于1705年的琼台书院,琼台是琼州的别名,也是明代琼籍理学名臣、文渊阁大学士丘濬的别号,以“琼台”命名,一是志地,二是丕承前贤,以励学子。

1902年,书院改办新学,更名为“琼州府中学堂”,附设师范班,后又更名为“广东省立第六师范学校”。

新中国成立后,先后更名为“广东琼台师范学校”、“海南师范学校”及“海南琼台师范学校”,2004年与海南临高师范学校合并升格为琼台师范高等专科学校,2016年教育部同意在琼台师范高等专科学校基础上建立琼台师范学院,成为以培养培训小学教育和学前教育教师为主要任务的本科院校。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阅读